Rαvion

We're after the same rainbow's end.

【一粒沙】Nightcall

马死神/Omega卢豆腐

警告:提及药物滥用,孕期,流产,女A男O等,注意避雷

不会吧你还打算上车

好吧……?

一份关于Lukas Perman的花痴舔屏向笔记

更新捞一把

ParadisaeaRudolphi:

0121更新:把来自B站的视频都汇总到了这个收藏夹里,微博的那些有具体标出来

0216更新:Glamorous Young Lady相关危险发言以及lo主捡漏的搬运投稿(德罗朱TDV怪医etc.)


本来只是自娱自乐的笔记方便自己吸卢省得每次在收藏夹翻半天,没想到越写越多了……

并不全,想到啥写啥

大量主观感受+CP滤镜,慎入

2003 Glamorous Young Lady

每个卢女孩都应该观看的宝藏,虽然至今仍然没人知道剧情是什么(摊手)

Starring:卢和一个不知道是他爹还是糖爹的男人(并不),183的卢被对方衬托得娇小可人

神奇场面包括卢被另外那个男人亲额头(不止一次!!!放开让我来),光脚还穿着病号服的卢小小一只缩在对方怀里,卢边唱歌边给尖叫鸡(别信)拔毛,卢被表哥客串的浮夸男揩油等(本来应该拍屁股但学弟似乎怂了只象征性拍了下大腿……?台下爆发一片笑声)

前半段卢一直穿的是背心所以虽然很娇小但可以清楚看到吓人的手臂线条,就……大佬十年如一日的身材管理……


2005 德罗朱幕后花絮

从互联网的犄角旮旯翻出的东西,画质非常良心,这么嫩还如此高清的卢密欧可是稀有掉落x

P1放了排练里大佬捅死马提包的画面后立马切到美人当着全剧组的面说其实我俩是最好的朋友啦~好了好了知道了,你俩最rio

P2有麻酱按头卢表二人hhh


2005 多瑙音乐节

当年的妹妹头卢还是个土味boy,换了两件衣服一件松松垮垮的白衬衫一件干脆敞着不系扣子的粉条纹衬衫。

大概是卢麻将最早一次合唱Draußen ist Freiheit了,麻将的白裙子相当能衬托出身材,在07多瑙音乐节也穿过~两人眼神动作啥的还都怪入戏的,是我的梦中情小阿&萨哈了。

定番阴霾拔河,唱到原曲有ensemble的部分迷妹会自发伴唱hhh

罗朱的歌相当多,Ohne Sie和Liebe都是怼着脸拍的角度,我……当年的美人真是……粉条纹衬衫都挡不住的年轻貌美。

有马犹大,dbq小马当年的画风还挺谐星的(

最后世界之王大合唱,表卢麻袋麻将大型修罗场了解一下?难得凑齐的官摄RMB三人,蹦蹦跳跳的卢活力四射简直可以溢出屏幕。


2006 Best of VBW

全场爵士风魔改,有的效果比较奇怪但也有很绝妙的,由于摄像原因所有人都白到发光,开始留长发的卢使人卢麻莫辨(。)

卢麻将全蚀 卢有几个表情还怪像那么回事的使人害怕,最后没有(他学弟酷爱的)撩头发亲脖子龇牙定番而是摸头杀,啊虽然他俩那时候还没在一起但真的很狗粮

卢麻阴霾&世界之王 你卢全程跟着节奏摇得很开心仿佛在迪厅, 唱腔也撩得人春心荡漾不知道鲁道夫和死神谁在诱惑谁,快停止散发魅力吧你这个充满魅力的男人.jpg


2006 Rathaus Gala

卢麻将 Draußen ist Freiheit

身材超好超有少女感的麻酱www结尾卢卢羞涩地冲麻酱伸手(那个时候两人应该还没在一起),老夫的少女心啊……


2007 霓虹Super Live

卢豆腐x姿月死神双语阴霾,不知道卢是不是不敢用力看上去拔不过对方hhh(*来自微博)


2007 多瑙音乐节

soundcheck略迷前半段乐队完全没声儿卢跑上去清唱了一首英文歌(啊他声音真好听)后面有卢麻世界之王,卢大夏天太阳底下带脑癌帽我实在不是很懂尤其还配上了背心人字拖……

正式演出是污麻+卢的阴霾,污老师似乎只唱了第一段,副歌最后一段卢麻突然切换日语,两人去了一趟霓虹真是病的不轻(并不


2007 Musicals Forever

开头全员唱了美女与野兽的Be Our Guest,长发卢就算西装不合身(……)也优雅美丽,麻将的小黑裙超性感。

卢的爸爸为何不爱我情绪大概介于豆腐FJ吵架和镜子歌之间,这场有专辑但配合视频里卢扎的表情是完全不同的感受,总之很硬还有点凶,爹看了估计不敢不爱(

Liebe卢麻将都一袭白衣我宣布请他俩立刻结婚(等一下已经结了)

还唱了神奇彩衣里的Close Every Door To Me以及卢哥才艺秀之吹萨克斯

卢扎后面Maya唱了蜘蛛女之吻,悄悄安利


2008 Wien Musical Concert

瞎疼螺丝 知名尖叫鸡现场(是粉)卢扎唱到wie eine Hand im Haar表情也会迷茫软化一瞬但紧接着向命运发问又切换回大佬mode,一举手仿佛能扼住命运咽喉,不愧德奥卢走天。衬衫掖半边不知道是什么时尚,走起来的时候红外套飘飞仿佛小裙摆。

录音里和麻将小康合唱了Dich Kennen Heisst Dich Lieben,开头一句卢哥“Constance, 桥豆麻袋”使人笑到破功


2009 多瑙音乐节 

卢的Ich bin Musik唱到der mit Farben Schatten wirft und Licht时有一个难以言喻的向空中伸出手的动作,每次都能看得人一瞬间呼吸停滞,好像星星上的金子落到了他的指尖上。

soundcheck的时候唱的不是很用力,像情歌小王子。

同一场soundcheck留下了和TB死神的绿配红没吃药阴霾。

-Ja, du kennst mich.

-Thomas Brochert~

哥你不能碰到土豆就撩啊!


2011 Haiti Gala

卢似乎只唱了Liebe,除非你还想看他开头唠嗑(唠嗑也挺好的毕竟这场造型看上去嫩出水)

卢麻将真的是人美心善神仙夫妻呀,每年的Haiti Gala和Raimund的慈善活动都是他俩组织的,当年还亲力亲为跑去过海地做慈善


2013 Wien Musical Concert II

卢表卢女孩的粮仓!

P5阴霾排练大概大部分人都看过了但我还是要说光脚还带脚链的卢真的好纤细使人失去理智,这哪里是阴霾渐袭根本就是在跳舞姬(滤镜on)

P7有卢和萝莉唱梅耶林韵事,他,他就是王子啊……(大哭)

P8不带妆排练,开头就是卢卡内德,怎么说呢卢一唱席席就仿佛刻板印象中搞艺术的小基佬,使人gaydar滴滴作响(同一P里有表哥和他亮瞎眼的蓝色运动裤)

P9罗朱排练,半裸马提包和卢密欧坐在把杆上有说有笑晃腿晃得很开心,总之……就是很甜

还有一个表卢不知道在干啥的片段,仿佛婚礼现场接受众人祝福的即视感……???


2013 Sportjournalistenball Wien

卢麻阴霾 两人小动作很多有一种谜之戏精感,结果最后笑场了(。 卢哥边下腰边唱气息一点不抖我服了(*来自微博)


2013 Haiti Gala

污+AB+表哥+卢 4P阴霾 唱到völlig krank的时候表哥搭在卢肩上的那只手谜之色气,结尾污和AB深情对视然而卢一眼都没看(一直往他那里瞅的)表哥立马暴露了各自性向

卢麻将Liebesglück 甜到我心梗,卢就算留了谜之审美的胡子一开口还是那个罗密欧,这样的爱情是真实存在的吗(嚎叫——)

夹带一个私货,萝莉的All That Jazz,伴舞里可以捕捉到超性感的表嫂

污和小马两位土豆对唱最后一支舞真的很好笑强烈安利(是粉

三伯的客西马尼挺稳的,不过这次在why should I die后面还来了个假声,至于效果……


2013 Rot Kreuz Ball

卢表名场面 卢一直紧盯表哥结果话筒从一只手换到另一只手里的时候磕了一下。经典的小马顶胯上高音还抖腿而唱低音的卢毫无波动(但也跟着一起抖腿了)以及更经典的摆好pose等着土豆来撩然后刚被碰到就一闪身敏捷躲开。

唱到was hält dich zurück严重怀疑卢是要笑场了所以才高冷转头。

最后下场前掂了掂话筒打量了一下死神的背影,有点担心土豆晚上被豆腐一锅炖了(不是)


2013 Dancing Stars

卢的合集

个人最爱是P7的伦巴因为那身衣服完美衬出美人的细腰长腿,另外后半程跟主持唠嗑的时候因为领口开得很低卢有好几次(徒劳地)试图去遮然但仍然能看到一大片胸口,有的时候还能看到……emmmm不该看的地方(捂脸跑走

P10的恰恰也强烈推荐(好不容易刮胡子了),卢一扭腰我脑子里就只剩下“他真好看”四个加粗的大字,还能在观众里捕捉到表哥表嫂Maya

P4探戈的BGM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Back to Black,卢黑化大佬气场全开结束后又一秒变回小甜心把舞伴拉起来说sorry

P6卢哥练快步暴躁到爆粗口,我怕.jpg

P5大佬唱了几句日语阴霾hhh

P11提到自己演鲁道夫blah blah blah(六分半左右)然后突然兴奋地补充了一句和我最好的朋友Mark Seibert,隔空cue了学弟啊啊啊啊啊啊——

P13穿皮夹克白T恤运动鞋的卢仿佛试图假装叛逆的清纯高中生,再配上那副眼镜……怎么有人只穿圆领T恤都能这么好看呢???(语言匮乏)

P14放了青涩卢织毛衣的图(八分左右),真的很青涩我脱粉两秒hhh但是这个技能点就很可爱

记得有一期在跟主持唠嗑的时候又展示了一下萨克斯技能的,找不到在哪了……

麻将的合集 P9有大量两人同框


2014 VBW Musical Fest

表卢阴霾 同样是我西皮名场面, B站上另一个版本可以看到两人上场的时候笑得贼开心估计是唠嗑唠到一半就上来了,然后互相向对方谜之摊了一下手仿佛完成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内部交流,表哥还摸了下鼻子简直溢出屏幕的……???怕不是在台下干了不可描述的事现在知道不好意思了(不

卢麻将Draußen ist Freiheit,卢唱到du und ich allein的时候非常皮地示意了一下周围乐队和观众以示并不是allein

卢卡内德!卢卢这场活动估计心情不错全程放飞,怕不是套件女装就能唱异装癖了(*来自微博)

表哥麻将全蚀,总之这场真的是大三角了(。


2014/2015/2017 4 Voices of Musical相关

表卢麻将Maya Liebe 我知道大家都看过这个史诗级贵乱现场了,小声说表哥可能真的囧到手足无措才会在卢走过来的时候一把揽过学长脑袋靠在自己肩膀上(笑

一个合集 P2是卢和Maya的日落大道!!!请问有生之年可以看到卢实装小白脸(???)Joe吗!!!

P4表哥搂着麻将唱Time Of My Life结果两人激情笑场

P5出现了几秒表卢Ramesh的英文版Belle (微博上的完整录音在此,德法四舍五入铜矿了)

一个新闻报道 卢的This Is The Moment和麻将的On My Own

另一些片段 瞎疼螺丝以及卢和Maya一起唱了Memory


2016 Sportjournalistenball Wien

哦又是大三角……

表卢麻阴霾 名场面,这个版本音质还挺清晰的不辣耳朵,第一段副歌卢的高音emmmmm您吼上去很累叭

卢卡内德 依然给里给气


2016 Lukas&Maya

一起唱了心之全蚀哈哈哈哈哈哈

卢的最后一支舞弯弯绕绕完美避开所有高音但唱得还是怪累的,没有尖叫鸡我甚至有一丝遗憾(。 不过这个台步这个身段这个看镜头的眼神仍然很大佬……

P9还有卢的空桌椅!!!想看更嫩一点的版本可以点这里(小声说这个我更喜欢)

然后一个不知道哪年的Maya美人Dangerous Game也放这里好了


2016 与宝冢演员对谈 

表卢cut在这里,一个我没法维持冷静不管看多少次都会露出痴汉笑的片段。本来以为是在一粒沙20th期间没想到是16年的,哎他俩过多少年都是一样甜……阴霾情歌对唱大家其实应该都看过了但我还是要说……你俩的眼神收一收啊我眼前飘过的全都是粉红泡泡!(*来自微博)

完整视频里还有和Maya的访谈


2017-2019 I Am From Australia Austria 相关

预告 Emmmmm从预告就可以看出是多么kitsch一个剧,但是有高清大卢还要什么自行车

2018多瑙音乐节

忘了哪哪的商演


不知道哪年 ORF Licht ins Dunkel(一个年度慈善活动)

卢麻将The Prayer  强烈安利 语言真的能改变同一个人的气质,卢唱意大利语太苏了太苏了太苏了……我需要抢救一下……

2016年的同一活动 伴奏的是Levay爷爷


乱七八糟的TDV相关

卢真的很适合罗密欧啊Alfred啊这样恋爱脑小年轻角色,声音表情动作里都是明亮澄澈的希望和憧憬,不管过多少年都是这样。

高清宣传骗 有焦糖色头发和红扑扑脸颊的小阿谁不爱呢,另外请一定注意看卢小阿在Tanzsaal部分的皮衣皮裤+透视装,男孩子这么穿真的是要被……被……(不敢不敢)

TDV 10th tl, 令人窒息的音质画质

全场#1

全场#2

Für Sarah #1 (2009)#2 (2010) #3 不知道哪年(*后两个来自微博)


差不多就是这些,卢学不精,欢迎指正

大佬真的是位妙人大家一起来磕呀!

可能是苏俄伤痕文学(……并没有这种东西)读多了觉得日瓦戈医生不能算特别惨的,甚至觉得作者有意把最惨的那些部分都略写了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太多。
还有就是,日瓦戈那个同父异母弟弟对他一定是真爱吧???是吧???是哥哥作品的忠实粉丝还每次神秘出现救哥哥于水火中这样的……

  一直想写点关于鲁道夫的东西,这可能是个豆腐在现代AU成功驱散了(他自己的)阴霾之后的故事,没头没尾没有土豆没有搞西皮也没人死掉,连我自己都觉得无聊(...),非要打警告的话可能有少量对药物使用的提及,以及Elisabeth's A+ Parenting(并不)



  巴布亚新几内亚某国家公园附近三三两两坐着游客的咖啡馆里,鲁道夫正艰难地试图拿笔记本电脑蹭Wifi。标签页前不停旋转的小光圈像衔尾蛇一样没完没了,网页版Instagram的版头正缓慢地,一寸一寸地被加载出来。我们不妨跳过一整页纸的,对主角此刻如何心不在焉地等待、输入账号密码、按下回车键,然后继续等待的叙述,直接来到他点开关注人列表最底下那个账号之后的部分。

  最新一条动态是祝瓦莱丽生日快乐的视频。再往前是狗、图片格式的海涅诗句摘抄、一个短视频(定位在巴拉顿湖区,匈牙利)、一份看上去健康得令人食欲全无的藜麦沙拉……其中最新那条因为难得露了脸迅速收到了比之前几条多得多的,各种语言的留言。他一直翻到上次看到过的内容(一张定位在希腊科孚岛的风景照),然后又返回到页面顶端,轻描淡写在庆生视频下点了个赞,关掉了窗口。

  他不自觉地咬起了指甲,恼火地想该有人提醒伊丽莎白别再发会泄露自己位置的内容。事实上他早就这么劝说过,她的贴身保镖费斯特蒂茨女士也拿被抢的金卡戴珊作为例子警告过她,至于弗兰茨约瑟夫,大概还在纳闷茜茜为什么这么久没更过脸书。总有一天,警察签发人身限制令的速度会赶不上她那接近一千万疯狂粉丝追着她全球跑的速度……

  他又打开邮箱准备以同样艰难的流程检查邮件,门上的椰子壳风铃发出清脆的响声,一个拎着大包小包还拖着箱子的年轻人走进来,动作浮夸地摘下墨镜扫视一周,走过来一屁股坐在了鲁道夫对面。



  鲁道夫第一次见到鲁契尼是在他生活最混乱的那段时期。凌晨两点,他刚推开红灯区附近某家酒吧的后门来到一条漆黑肮脏的小巷,一个挎着黑提包的身影便凑上来问他要不要“来点刺激的”。

  “好啊,为什么不呢?”他耸耸肩。

  鲁契尼神神秘秘在包的深处掏了大半天……掏出一瓶止咳糖浆。

  可能是看到了他的白眼,对方滔滔不绝地跟他讲起了可待因不可小觑的成瘾性和可能危害。鲁道夫越听越觉得不对劲:

  “……你到底是药贩子还是戒毒中心派来的卧底啊?”

  这可能是他三十六个小时以来说过的最完整,最有逻辑的一句话。紧接着,大概是由于混乱的饮食作息,过量摄入的酒精和长期缺乏的睡眠——他戏剧性地吐了鲁契尼一身,然后昏了过去。

  总之,他们两个莫名其妙就成了室友,意思是鲁道夫付大部分房租和水电费而鲁契尼偶尔回来栽到沙发上倒头就睡。他确实不是个药贩子,而是在读的人类学研究生。如果他说偶尔在酒吧后巷兜售止咳糖浆是期末论文写作的必要部分,那鲁道夫也只好点点头迎合两句:

  “是是是,有机会搞点真能嗑嗨的东西回来行不行?”

  不过他的第一印象确实没错,那就是鲁契尼是个神奇的存在。看上去没爹没妈一穷二白学的还是如此不挣钱的专业,简直让人怀疑是不是有个糖爹养着。可看他二话不说跟导师跑到这么个太平洋岛国来做田野调查,还拉上自己说什么某鸟类保护NGO在招反盗猎志愿者我看你有钱有闲世界这么大干嘛不去看看(他怎么就被这个油嘴滑舌的家伙拐来了呢?),似乎又不是那么回事。



  眼下那家伙又在背包里翻了半天,丢给他两小盒甜食:“给你从维也纳背过来的糖渍紫罗兰。这玩意儿甜到齁又死贵,到底有什么好?”

  鲁道夫哼了一声把东西揣进口袋。抱怨归抱怨,他要是拆了包装鲁契尼一次能解决一大半。对方又小声嘟囔了几句old money从帝国时代起就一成不变一脉相承腐化堕落的爱好,说老实话,他一直没搞懂鲁契尼到底是左得恨不得在麦卡锡坟头蹦迪,又或者压根不在意政治只是嘴贱。

  对面的的人又瞟了他几眼:“不过,没见过哪家少爷胡子头发都邋遢成这副模样。”

  “你才回文明世界过了几天就来笑话我?当初在原住民那儿待了几个月你那卷毛不也茂密得跟什么一样收拾收拾就能去当变装皇后?”
  两人绷着脸对视片刻,同时笑了出来。

  “对了,今天是你生日是吧。”鲁道夫好像突然想起来似的拍了拍脑袋。

  “是吗……?”鲁契尼眨眨眼,从包外侧掏出护照翻了翻,“还真是,别告诉我你准备了礼物。”

  “没。”一个毫无愧意的摊手。

  “我想也是。”

  “……生日快乐?”

  鲁契尼抄起桌上那杯买来装样子还没碰过的咖啡做了个碰杯的动作:“庆祝我又在地球上度过了三百六十五天,呼出了近四千立方米的二氧化碳,还消耗了一百吨水。”

  “对了,我送你的糖咱们打开来分分呗?”

  “……你想得美。”


  (莫名其妙的)END.

  

  你不需要知道的无用背景知识:

  为什么是巴布亚新几内亚呢,因为以豆腐的名字命名的蓝色天堂鸟(Paradisaea rudolphi)就原产于这里,事实上天堂鸟是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国鸟,出现在了国旗和国徽上。于是爱鸟人士鲁道夫就被我扔到雨林里天天跟鸟打交道了。

  E女士对匈牙利,养各种动物,旅游和健身减肥的追求我就不赘述了,她在科孚岛有座别墅叫阿喀琉斯宫。

  Demel的糖渍紫罗兰号称是茜茜当年最喜欢吃的零食,我寻思着他们母子俩很多地方都极像口味说不定也类似。价钱……其实也不算贵吧但也说不上划算。

  另外我也是写着写着意外发现玛丽·瓦莱丽(伊丽莎白最偏爱的女儿)和鲁契尼是同一天生日(4月22日)……


查资料时看到的无用历史知识:

冷战初期维也纳被盟军分区占领,苏联的总部位于帝国饭店。英国人为了窃听购置了一间商铺,在商铺地下挖了70米的地道。商铺表面上经营一种英国花呢。本来只是做做样子,没想到东西卖得十分抢手供不应求,秘密情报局不得不再去申请进口许可证以满足维也纳市民的需求……感觉和“诺兰为拍星际穿越种玉米地”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项行动被命名为白银计划(Operation Silver)而之后英美合作在柏林挖地道的行动代号是黄金计划(Operation Gold),但很不幸的是因为英国人内部有间谍知会了KGB所以后期得到的情报实在算不上黄金白银,只能是废纸了……

狗血蓄力%……不知道多少


(因为知道自己写不完所以发上来爽一爽)


  有人按住他的肩膀摇晃着:“沃尔夫冈,醒醒,沃尔夫冈!”


  他猛然坐直了身子,无意识地攥住另外那个人的手臂,瞪大眼睛看向房间里的一片黑暗。窗帘缝隙中投进夜晚已逝而太阳尚未升起的冷淡墨蓝色,习惯了昏暗光线后卧室内的陈设逐渐浮现,他剧烈地喘息着,抹了一把脸。指间冰冷潮湿的触感有一瞬间让他以为是血,紧接着才反应过来是眼泪。


  “你刚才在尖叫。”科洛雷多也坐了起来,安慰性质地抚过他的手背。莫扎特这才发现自己还紧抓着对方的另一条手臂,五指用力得近乎颤抖。他松开手,又蜷起腿环住自己的膝盖。


  “噩梦。我不记得是什么了。”他的喉咙干涩发苦。


  “没事了,不管是什么都只是梦而已。”科洛雷多微微转身面向他,捧住了他的脸,近乎温柔地低声向他保证。沃尔夫冈眨了眨眼,视野中又涌起一阵雨雾。他不自禁地点点头,抬起一只手覆上科洛雷多的。

【RPS】Lost in Japan

一辆废话太多的(伪)酒后乱性车

链接

不是我想搞RPS,是RPS要搞我

狗血蓄力20%



一个灵感可能来自CMBYN的脑洞

第一次受邀参加萨尔茨堡音乐节的莫扎特和代表赞助商出席顺便休假的科洛雷多。小莫从小因为父母工作全家搬到维也纳居住,结果这回要表演顺便看看其他演出,需要在旅游旺季的萨尔茨堡找房子。HC其实同样是定居维也纳的,但工作需要(并且不差钱)在萨尔茨堡也有套penthouse,随便收拾了一下把多出来的空房间挂上了airbnb,因为弄得比较随便也没指望真的会有住客,不过对于预算不高的莫扎特来说也够好了(别问我事业有为商界精英为啥突然想不开劳心费力挣这个外快,这就是命运的指引!)

于是HC在某场音乐会前看了一眼宣传册,发现指挥兼作曲有点眼熟,似乎是自家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租客…… 

至于从来一本正经听古典,对无调性音乐以及任何“现代”作品虽然不至于不屑一顾但也没兴趣听的科洛雷多先生,如何在演出开始五分钟内重新领略了音乐的魔力,大家想必都不难想象了…… 

 
不过音乐天才是一回事,当天晚上演出完多喝了几杯动静颇大的烦人房客又是另一回事。科洛雷多戴着耳机沉迷吸扎,没意识到找不到钥匙的莫扎特在外面叫门,害得楼下住户差点报警。 

自入住以来两人的第二次见面就是这样一个HC穿着睡袍脖子上挂着耳机一脸不爽猫表情,扎还穿着演出正装叉着腰意欲骂街,两人内心都想给对方打差评的场面。 

除了某些方面,莫扎特简直是个标准叛逆少年,时常晚上听完歌剧又跑去蹦迪,甚至迅速和酒吧老板混熟了每周跑去打碟,后半夜才溜回去然后睡到第二天中午。养身中年人科洛雷多不以为然,但又觉得自己也无权干涉人家的生活方式。

音乐节有很多面向青少年的科普向活动,HC某天无意发现扎在一个workshop上和一群十一二岁的小孩很认真耐心地交流,恍惚觉得音乐中展现出的莫扎特,平日里那个糟心房客和眼前笑得真挚热情的年轻人彼此之间完全不同却又确确实实有着相同的灵魂。

总之一来二去两人还是不可避免地熟悉了起来——熟悉到了床上的那种——却都试图说服自己不过是假期的一段艳遇。毕竟除了音乐,他们的生活也很难说有什么交集。

HC家里还有套萨尔茨卡默古特湖区的湖景别墅,在准备回维也纳前带沃尔夫冈去住了几天,拔了网线关了wifi把工作邮件和社交网络都暂时忘掉。。假期快结束的时候他开车把莫扎特捎回萨尔茨堡的火车站,其实两个人都是要回维也纳的,只是有些东西是时候结束了。

科洛雷多在火车站门口站了一会儿,一个街头艺人在唱一首意语歌(《Che Vuole Questa Musica Stasera》,看过秘密特工的朋友可能记得破仑开着卡车英雄救美的那幕),他站在那里听完了整首,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冲回去发动了汽车。

几个小时后莫扎特拎着箱子失魂落魄地走出站台时,发现科洛雷多正在等他。

“我只是想……也许我们可以重新认识一下。”

附那首歌的歌词

Che vuole questa musica stasera,

这音乐今夜谁人聆听,

Che mi riporta un poco nel passato?

这让我回想起点点滴滴的过往,

La luna ci teneva compaginia...

月亮使我们在一起

lo ti sentivo mia, solatano mia

我觉得我的你 只有我

Soltano mia

只有我

Soltano mia.

只有我

Vorrei tenerti qui vicino a me

我想让你在我身边

Adesso che fra noi non ce piu nulla

即使你我之间已无牵绊

Vorrei sentire ancora le tue parole,

我愿再度聆听你的话语

Quelle parole che non sento piu,

即使我已无法被话语触动

ll mondo intorno a noi

世上不会

Non esisteva

再有

Per tanta felicita

你曾给

Che tu mi davi

我的幸福

Che me ne faccio, ormai

现在我该如何是好

Di tutti i giorni miei

如果我的每一天

Se nei miei giorni

每一刻

Non ci sei piu tu

都不再有你

Che vuole questa musica stasera,

这音乐今夜谁人聆听

Che mi riporta un poco nel passato?

这让我回想起点点滴滴的过往

Che mi riporta un poco del tuo amore

这让我回想起你点点滴滴的爱

Che mi riporta un poco di te

这让我回想起点点滴滴的你



一口气脑完的可能比较粗糙,见谅